admin 1月/ 23/ 2020 | 0

一定发手机版官网-“八步沙”第一代治沙人程海去世 儿子:父亲走前说“沙治好了 我就放心了”
封面新闻记者 柳青1月20日,农历腊月二十六,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八步沙第一代治沙人、“六老汉”之一程海去世,享年86岁。1月21日上午,程海的儿子程生学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,程海老人是在1月20日凌晨5点左右在家中去世的。去世的前一天,他还对程生学说,程海有八个子女,程生学排行老七。2004年,35岁的程生学接了父亲的班,走进八步沙林场,投身治沙岁,一干就是16年。1月21日,正在筹备追悼会的程生学向记者回忆起父亲的最后时光,“走的有突然性,他也有感觉。”程生学对记者说,现在自己负责2万多亩的治沙任务,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,林场工作十分忙碌。1月19日下午,他从林场下班,看到父亲蹲在路边,上前一问,才知道老人觉得不舒服。于是,程生学开车送父亲回家,在车上,父亲还跟他说“好好开车,沙治好了,我就放心了。”回到家中一段时间之后,他对程生学说,“我觉得自己不行了,去把哥哥姐姐们都叫回来吧!”见过家人之后,1月20日凌晨,程海老人平静离世。八步沙林场的第一位大学生工作人员陈树君对封面新闻记者说,张润元如今身体状况尚可,不过,“毕竟也是70多岁了,老年人的身体都有点病。”位于我国第四大沙漠——腾格里沙漠南缘的八步沙,是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最大的风沙口。曾经,这里的风沙线以每年7.5米的速度推进,当地流传一句话“一夜北风沙骑墙,早上起来驴上房”。2019年,封面新闻推出“70年70人”大型系列报道,八步沙“六老汉”治沙事迹成为“生态篇”的重要一章。2019年年初,封面新闻记者曾赴八步沙采访,八步沙林场临近的土门镇副镇长杨瑞山对记者回忆,他曾经亲眼见过,“一场沙尘暴之后,地里的包谷全都给打倒在沙地里,老乡们就用手往外刨,因为这是他们的口粮。”1981年,古浪县政府提出了“政府补贴、个人承包、谁治理、谁拥有”的政策,并将八步沙作为试点对外承包。在土门公社漪泉大队当村委会主任的石满老汉第一个站了出来,“不能眼睁睁地让风沙困死。” 在他的感召下,郭朝明、贺发林、罗元奎、程海、张润元等人也站了出来。那一年,这六位老汉在联产承包合同上按上了红手印,成立了八步沙林场。从此,他们赶着毛驴,扛着铁锨,走上治沙之路,并且约定,以后不管何年何月,每家每代都要有人治沙。1983年,31岁的郭万刚接受了父亲郭朝明的劝说,放下镇供销社的工作,来林场治沙,他也是第一个进入八步沙的治沙第二代。1990年秋天,石满老汉被确诊患肝硬化晚期,但却没有一天放下治沙。临终前半年,他还把儿子石银山交到罗元奎和郭朝明手上,交代说,“我活不了了,让儿子接着干吧!他要是干得不好,你们就把他除名。” 按照石满的要求,他没有埋进祖坟,而是埋在八步沙,“埋近点,我要看着林子。”从1990年到2000年,郭老汉的儿子郭万刚、贺老汉的儿子贺中强、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、罗老汉的儿子罗兴全、程老汉的儿子程生学、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接过治沙的“接力棒”,成为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。2016年,郭朝明的孙子、郭万刚的侄子郭玺来到林场,八步沙治沙交到了第三代人的手上。时至今日,以“六老汉”三代人为代表的八步沙林场职工已完成治沙造林20多万亩,管护封沙育林草面积近40万亩。2018年年底,“六老汉”的故事走进国家博物馆,成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中的重要内容。2019年2月,八步沙治沙三代人获得了甘肃省委宣传部颁发的改革开放40年感动甘肃人物——陇人骄子称号。2019年3月29日,中宣部向全社会发布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的感人事迹,授予他们“时代楷模”称号。八步沙“六老汉”治沙:祁连山下三代人 八步沙中一片绿|70年70人·生态③治沙的钱从哪里来? 八步沙的重生和“二次创业”|70年70人·生态③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