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min 6月/ 8/ 2020 | 0

一定发手机版官网-博物馆看夜场,夜集市逛过瘾…… 申城夜生活,烟火气里有国际范

先去博物馆看个夜场,然后到夜市买买买,最后到直播中抢到低价的五星级宾馆住上一夜,第二天睡个懒觉,吃个宾馆的早午餐再买买买……这样的休闲生活,并非遥不可及,或许在这个周末就可以实现。

图说:BFC外滩金融中心周末集市成为沪上市民享受夜经济生活的好去处 杨建正/摄

夜生活节

城市体验新“名片”

“五五购物节”举行以来,申城的夜越来越“亮”。即将于6月6日举行的首届上海夜生活节中,一系列的活动更是让人目不暇接:国家会展中心集市将首次亮相、2020年度上海博物馆的首次夜间开放将登场……随着“安义夜巷”回归、“思南夜派对”重磅来袭,不少特色集市摊位演绎出申城夜经济的烟火气。然而,如果这还不是全部,上海的夜经济自有它的“国际范”。

“5月初以来,我们发现,夜市周边的一些酒店入住率出现了反弹,因而结合夜生活节,我们将于5日通过直播平台,推出新锦江、静安昆仑、虹桥郁锦香、中信泰富朱家角锦江四大酒店,带来性价比高、内容丰富的酒店套餐、自助餐等。”锦江旅游总裁助理沈敏表示,像静安昆仑酒店就在安义夜巷旁,中信泰富朱家角锦江酒店离开国展中心不远,“现在人们在休息日都喜欢慢生活,逛了夜市之后,人们愿意在周末度个小假,而不是将时间浪费在路程中。特别是国展夜市,距离市区比较远,如果选择朱家角的酒店入住,第二天顺便还可去朱家角或者淀山湖游玩,这种休闲方式在海外非常普遍。”

除了“住”之外,“食、购、娱、游、体、展、演”等融合消费,成为沪上新景。外滩金融中心(以下简称BFC)即将于6月6日正式揭幕“外滩枫径”,携手110多家品牌商户,演绎外滩生活方式的更多可能。在项目负责人杨博凯看来,这不只是一条集市步行街,更是一张上海城市体验的崭新“名片”。“参与集市的商户,美食、酒吧类约占四成,从烧烤啤酒到小食甜品‘一网打尽’;其他还包括文创手作、有机食品、互动游戏、现场演艺等内容。”杨博凯表示,在“外滩枫径”集市地下区域,B1和B2两层空间总计3000平方米,汇集了50余家原创设计店铺、超过100个品牌,在文创爱好者中已颇具知名度。配合外滩枫径启动,商户会陆续推出特色商品和促销让利,“还会推出江景派对以及艺术展,展示国际化大都市的魅力。”

图说:回归后的安义夜巷,每周六、周日及节假日期间夜集市开张 新民晚报记者 周馨/摄

夜市客流

挖掘消费新潜力

近日,阿里研究院发布了《数字点亮夜经济(2019)》报告,选取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、武汉、哈尔滨、西安、成都、重庆、济南、长沙等12座城市,观察2019年全年夜间消费情况。报告显示,这12座城市的平均夜间消费占比为43%,其中夜间餐饮消费占比近四成,夜间文娱消费占比近五成,夜间网购消费占比超四成。在报告中,上海有一项指标位列首位,这就是夜间出行最活跃。

夜间出行,是一个城市人气集聚、夜生活活跃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受疫情影响,今年的前四个月,申城的夜间出行明显减少。但5月份开始发生明显的改变,并已经反映在了一些商家的数据中。

“5月份,我们上海门店的线下到店客流增长超过了50%。最近一段时间,仅蔬菜销量就提升了25%以上,上海区域近三分之一的蔬菜都降价了——比如番茄和空心菜降幅达到了30%以上,青菜降幅超过了60%,从每400g售价3.9元直接降至1.3元。来自上海周边基地的优质源头农产品供应丰富、质优价廉,大大丰富了上海市民的‘菜篮子’选择。”盒马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常于冰特别提到,在这些消费中,夜间消费出现了稳步增长,“5月对比4月同期,晚间(20-24时)订单量增长15%以上,对比3月同期则增长了超30%。”

除蔬菜外,在盒马上卖得比较火的还有小龙虾。小龙虾是申城夏夜最不可缺少的“网红”,从早期的寿宁路到现在的各大酒店小龙虾自助餐,展现了小龙虾的特别魅力。虽然疫情导致申城今年的小龙虾“盛宴”有所迟到,但目前的“热度”不可小觑。

“现在到我们这里吃小龙虾自助餐,要提前预订。”上海王宝和大酒店有限公司行政总厨王浩师傅指着门口排队的人说,“我们把自助餐的人数控制在去年同期的一半,同时隔开用餐者的距离,把好‘防疫’关。”在王浩看来,消费者热衷于小龙虾自助餐,除了口味因素外,对于食材、环境、服务等也越来越讲究。这一点也得到了老正兴菜馆行政总厨、副总经理胡斌的认同。

“我们去年首次推出小龙虾品种,今年虽受到疫情影响,但这一段时间晚间消费拉动了不少营业额。”胡斌说,“这让我们看到夜经济的巨大消费潜力。”

线上线下

有机结合显魅力

5月以来,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消费者夜间购物成交金额占比39.8%,与去年同期相比小幅微升近4%,夜间餐饮消费和夜间出行也恢复到疫情前水平。这对即将举行的首届上海夜生活节来说,无疑是利好。

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劳帼龄还记得,2018年3月31日晚上,自己曾在“盒马浦东上海湾”见证了盒马推出24小时不打烊服务,也是这家企业当年对于上海夜经济服务的首次试水。虽然,如今这一服务已有所调整,不再延续24小时,而是跟随门店所在物业灵活关门,或有特定活动延长夜间服务。这说明企业根据市场需求灵活调整,让夜间经济模式更丰富了。

“小龙虾从寿宁路走进了百年老店,网红食品加上了老品牌的加持,这本身就是对于夜经济品质的背书。加上现在还可以通过网络提前预订,更是融入了电子商务的理念。”劳帼龄说。

劳帼龄认为,上海的夜间经济中,既可以有集市摊位,也缺少不了五星酒店,特别是还有各种文化活动,不同消费群体都可以在上海找到属于自己的夜生活。“像安义夜巷、外滩枫径等,都是属于上海的商业中心,这种地摊经济很有烟火气。而小店经济本身就非常具有大城市的特色,像在日本东京最繁荣的银座旁边,双休日也会有集市,这体现了一个城市的包容度以及特色,也是一种‘国际范’。”上海的夜间经济,利用多种形态的有机结合,造就了魔都璀璨的夜生活。

无论是正在举行的品质生活直播周,还是即将举行的首届上海夜生活节,在劳帼龄看来,其核心就是将疫情期间的新消费习惯固化下来,并形成可持续的新消费增长点,特别是可以依托电子商务、数字经济、直播平台等,逐步实现线上与线下消费的有机集合,并进一步培育步行街、夜市等新场景,加上申城酒店、餐饮、文化等成熟形态以及上海服务品牌的“加持”,魔都的夜经济一定会越来越有魅力。

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方翔